第1章书中自有黄金屋(1/2)

    夏日炎炎,天色正是炎热,好似火烧一般,蝉儿鸣叫不断。

    在大楚,英州,江陵郡,东莱县,一个偏远的山村中。

    一个十三岁的少年,手中拿着毛笔,蘸着水,在石板上写着。

    “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种粟。”

    “安居不用架高楼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”

    “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。”

    “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。”

    “男儿欲遂平生志,五经勤向窗前读。”

    少年以水为墨,不断在地上写着,练着毛笔字,点点沙沙,韵味十足。天气炎热,石板上的水迹,很快的干了。

    “十三年了,来到这个是世界,已经十三年了!”

    少年叹息了一声,心中暗自道。

    那一世,见义勇为,为了救落水之人,结果他再也没有浮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一闭,一生过去了;

    眼睛一睁,一辈子开始了。

    怀胎十月,看着婴儿的身躯,少年明白,转世重生了。死亡,不是结束,而只是另一个开始。前一世结束了,新的人生开始了。一般的人,喝下了孟婆汤之后,忘记了前尘往事,而他似乎少喝了一碗孟婆汤,还记得前世的种种。

    这一世的名字,叫做刘秀。

    爹妈想让他考中秀才,于是他的名字叫刘秀。

    来到这个世界,十三年皆是生活在这个小山村,最远也不过是到了县城而已。

    这十三年的时间,只有一个主调,那就是读书。

    童生、秀才、举人、进士、翰林等,五个阶层,一阶一个门槛。

    后世一些人,总是把童生当作小学生,秀才当作中学生,举人当作高中生,进士当作大学生,而翰林相当于博士生。

    觉得,秀才很不值钱,似乎不混上一个解元,状元之流,就是无能废物。

    而在到了个世界,刘秀才知道童生相当于高中生,秀才相当于大学生,举人相当于硕士生,而进士相当于博士生,而翰林相当于博士后。在前世大学生很不值钱,正所谓就业就是失业;可是在这一世,秀才却很是值钱。

    只要是中了秀才,便能免去徭役;

    只要是中了举人,便能免去田赋;

    若是中了进士,那更是好处众多。

    读书,就是最好的就业。

    后世,大学生时常为了车子、房子、美女等等发愁。而这个时代,只要是是读书好,中了秀才,便是人上人;而中了举人,则是人中龙;中了进士,那就是一切都有。什么房子,车子,美女,只是小意思而已。

    “举人,进士,太遥远了,我只求今年中了秀才,免去家中的徭役!”

    刘秀吐了一口气,想着心中的梦想。

    世界上,天才只是少数,多数是凡人,多数是芸芸众生。

    世界上,那些成龙成凤,斗破苍穹,永生无量的毕竟是少数,多数人都是碌碌无为,属于废材一流。

    刘秀有自知之明,他也只是芸芸众生一员而已,比起废材强一些,也接近废材。前世也不过是三流大学而已,至于考中清华北大几乎是做梦。而这一世想要考中举人,并不比考中清华北大容易多少。

    人贵有自知之明,前世学习成绩一般,距离清华北大很遥远;而这一辈子,距离进士风遥远,距离举人也难度很大,秀才是他的目标。

    秀才,优秀的人才。

    考中秀才,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只要考中了秀才,便能免去了徭役,那时家中的境况会提升,若是在细心的经营一番,买上几十亩地,说不定能成为小地主,三妻四妾七个老婆,过着**而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想着成为秀才的种种待遇,刘秀就是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这时,大门响动。

    父亲扛着锄头走了进来,身上满是泥土。

    刘家一脉,祖宗八代都是受苦人,都是贫寒之辈。爷爷当年是雇农一个,穷得饿不死,可也吃不饱,只是为老爹娶媳妇是没有指望了。想着一辈子受苦,老爹不甘心,跑到了城内招兵处,当了兵。

    同去的还有十几个老乡。

    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!

    一个穷苦人,想要出人头地,似乎只有当兵一条路。

    跟随着大将军,在外征战十年之久,回来之时,只有父亲一个活着回来,剩下的老乡都是死了。

    十年征战,父亲积攒了一些银钱,买田置地,大约有三十多亩地,一半租出去,一半自己耕地,当起了富农阶层。时常下地耕地,有着老爹的支持,他才有资格读书。读书也是花钱的,耗费极大,一般家庭还真的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爹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刘秀道。

    “我儿,好好读书,争取中了状元!”父亲说着。

    “爹,知道了!”刘秀答应道,尽管知道考中状元,是没有一丝希望,可还是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放下了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