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开始(1/3)

    黄昏时分,一群男生横七竖八地躺在室内体育场的地板上做拉伸运动,全身上下都透出一股颓废的气质。十几个排球零散滚在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“我说,杨齐不来,连球都没法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回不回来啊?连个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能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一场比赛吗?他还记得自己是队长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消息也不回。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去他教室找找?”

    “你想死啊?他们班主任能让你活着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还不如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他们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一人影站在体育室的入口处,她穿着宽大的运动衫,因为逆光看不清五官。侧身从包里掏出一个排球,对他们说:“五对五九缺一对吧?要不我陪你们打一局?”

    几人坐了起来:“啊?我们这是男排啊姑娘!话说你谁啊?”

    她将球在手上抛了一下,笑道:“踩点路过,随便玩玩。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杨齐坐在桌子旁边,盯着前面的书已经有半个小时了,始终没有翻动,显然注意力不在上面。

    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他发了会儿呆,最后还是拿起来扫两眼。

    先是他们排球队的群。之前半个月一直很安静,连个吭声的都没有,杨齐还以为他们自己拉了个小群在里面呆着,把这个大部队给放弃了,结果今天特别热闹。

    猴子精6号:卧靠卧靠杨齐!卧靠我们特么今天遇到一个外校的女的啊!

    下任王牌11号:不是女的是变态啊!

    猴子精6号:一个发球局直接砍了我们六分!卧靠六分啊!女的!!

    牛逼二传9号:@杨齐,你是不是把我们给屏蔽了?

    神一般的自由人3号:我第一次看见能跟上男生速度、力量、高度的女生。妈的,空战牛逼。

    不想当主攻的副攻不是好副队4号: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啊,沧桑点烟。一点都没有输比赛的郁闷了。到哪儿不是输啊,就一个早跟晚。佛了佛了。

    主攻中的主攻2号:@杨齐!卧靠你特么真屏蔽我们了?

    杨齐迟疑片刻,点了退出,又去看自己的班级群。

    一朵小蘑菇:线报线报,听说明天会有转校生!

    六朵霸王花:哪个班?男的女的?怎么这时候转校啊?期中考试都过去了好吗?

    一朵小蘑菇:我们班!女的!

    水仙花:长得怎么样啊!

    一朵小蘑菇:长相不知道。但是我听老班他们说,因为家长老搬家,这人转校史相当丰富。还是个搞体育的,估计很头疼。

    伟大的学习委员啊:没毛病吧都快高考了,家里有学生还老搬家?成绩不好怎么插进我们学校的?

    七八^九:一听是搞体育的,我瞬间觉得没有了乐趣。

    天天向上:醒醒,咱是理科班又不是艺术班,你还期待什么?

    七八^九:那咱也不是体育班啊。

    一株大杨树:怎么?看不起搞体育的啊?。

    一株大杨树就是他。

    他出现以后,群里安静了片刻。失踪人口突然回归,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惊讶。

    一朵小蘑菇:杨齐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请假都快半个月了,班里女士要集体哭瞎了好吗?

    伟大的学习委员啊:伤好了吗?医生怎么说啊?

    一颗大杨树:新同学都来了,明天就回去。崭新的风貌迎接崭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七八^九:真的啊?太好啦哈哈!是不是沾了新同学的光才能看见你?

    一颗大杨树:爱护新同学,人人有责。

    伟大的学习委员啊:老师一直在说你来着,没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接下去都是久违的寒暄。杨齐能从他们漫不经心的语调里感受到那种暗藏的小心翼翼。觉得没什么意思,又把手机甩回桌上。

    他抬手按在自己的左侧肩膀,试着挥了一下,嘴角下沉,站起来将地上的球朝后一踢,直接躺到床上。单手横在眼睛,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。

    仿佛有什么东西,一滴一滴落在他的心口,让他觉得异常烦躁。

    这个月里一副同样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重现,然而它没有变得更清晰,反而越来越模糊。他正正躺在冰凉的地板上,体育场里那道刺眼的灯光,几乎要盖过他人生里所有的光芒,亮得他看不见周围的队友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什么,杨齐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袋子,拽出一身女士校服。抖着裙子,对照自己的腰身比了比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皱皱鼻子,又猥琐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人在楼下喊:“杨齐,吃饭啦!”

    杨齐将东西一丢,踩上拖鞋走下去,应道:“来了!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三中的第一堂课,是早上八点十分开始。

    夏风五点半起床。熟练地刷牙洗脸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