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陆清邈房门口的魏幼象(1/2)

    ( )        初阳腾跃云海,钟声游袅竹林。

    太清观寅时开静,道士们开始梳头、洗脸、穿袍、戴冠。着装有讲究,刚入观的小道士披发,平时穿的是便衣小褂,分直襟、斜襟,大领、小领,上殿的时候着长衣,头巾分逍遥巾、庄子巾、上阳巾等,道冠分莲花冠、上清冠、五老冠、卯酉冠等。

    卯时敲钟,响烧香鼓,小辈的道士便开始向神象供茶、烧香,打扫殿内的卫生。而其他的道士便是静坐、练功、散步。

    殿外打扫卫生是在辰时,大多是有几位寄宿在太清观的世俗弟子打扫,如陈敬道和其父亲一般。

    辰时早餐后,也是每年上山门学习弟子开课的时辰。魏幼象早儿被陈敬道拉起了床。

    “几时了,快起来。我殿外的地都扫完了,你还没起床。”陈敬道提前扫好院外落叶。打算跟魏幼象一起去修心殿听课。

    今日讲的是太清观门规。繁琐复杂。学生一本正经的仔细听讲。少数人实在觉得索然无味。走神窗外走石飞鸟。这无聊的门门道道着实要讲三日的课,才听得完。三日后才会论道、修心。魏幼象看向陈敬道。早已闭目神游太虚。而夫子只罚别人。却也不罚他。听人说夫子就是陈敬道的师傅,只收了这么一个徒弟,还几乎放弃了他。只是要求他每日来上课修修心性便罢了。陈敬道神游太虚,夫子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夫子收徒也古怪。夫子与天师同辈,道法造诣高深莫测,在观内德高望重。太清观收徒的仙人与他同辈的大多桃李满园,比他辈分低的也多有高徒。多少人想拜入他的门下。可是他却只是上上俗家子弟的课而已。徒弟呢,也只有资质平平,一脉都在太清观扫地的陈敬道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山门弟子都羡慕这个没什么资质的陈敬道,而陈敬道就也总被人笑话,有这么好的名师,却一点都不上进,废材就是废材。每次届试都是垫底,夫子每次届试完啊,都会气的三天不出房门,本来就一个弟子,成绩还差的如此惊人,每每一旦届试会完了就被几个老家伙嘲讽,老脸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。但是陈敬道也心宽,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笑话和嘲讽。

    楚妙丹的姐姐,楚妙因也在修心殿上课。这楚妙因上山修行了三年了,这是少数人才能有的特权,静公主背后是大楚,才能在一年界满,仍然以俗家修习者的身份留在太清观修习。她第一年毕业以后,有时来上夫子的课,有时在房中静坐修行,或是藏典阁观书。偶尔也会去山中散步,亭中观锦鲤。值得一提的是楚妙因有弹琴的爱好。房中琴声传出时,总有人驻足欣赏。行云流水,道法自然,与这观中香火袅袅自成一体,一曲罢,美哉。

    下了课,陈敬道带着魏幼象转了转。藏典阁楼,一共九层,最上边三层有守阁老人,越往上头走一层,守阁的老人就厉害些。弟子去不得。而自下而上六层,书籍琳琅,涵盖了历史、医学、种植、棋谱、奇志、功法、招式、道法、宗教、政治等等。并且进的了这藏典阁的,都是大典秘籍。大多在外头都已经失传。可见太清观传承之久远。走过了藏典阁,陈敬道便带着魏幼象去了道法殿。太清观山门禁止私斗。而在这道法殿是山中唯一一个可以切磋的地方。只有两个要求,一、不得废人武学道统。二、不得致人重伤或是要人性命。

    这陈敬道没事儿的时候喜欢来这地方看看他人的道法招式。每次来都会被人笑话。道法武学造诣这般极低之人,却在此处故作认真。或许,是夫子逼着来的吧。

    “嘿,敬道师叔,您又来这儿消磨时光呢?别在这儿占位置了。您看个热闹,我们还想着在这道场习法呢。让让呗。”一个小道士打趣道。这陈敬道虽然修为差,资质也差。但辈分却高。夫子的亲收弟子,地位理应超然。可这太清观可没人把这扫地的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陈敬道回答说道“这位师兄,您多虑了,我就站着看看。不占什么地儿,哈哈哈。”往往平辈的人都会尊称对方师兄。可见陈敬道已经让步。当然他见了小道士都唤师兄。

    那位小道士不依不饶说道:“不然咱们俩下去切磋切磋吧。我看看师叔长进。兴许我还能指点指点师叔,这可比的上师叔看好多场的呢。哈哈哈哈”小道士身旁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敬道却也满不在乎这种挑衅。只管自己个儿看起了场中的比赛。

    这小道士看着陈敬道竟然不搭腔说道:“师叔不敢较量也就罢了。可这不答应人着实不太礼貌吧。今天这战书我下定了。您不参加。我就公布您不敢迎接小辈的质疑。说出去,夫子怕是要好几天不出门了吧。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陈敬道转头看向这个叫嚣的小道士。想了想师傅夫子生气时候的样子。还是接下了挑战。与其说是挑战,不如说是虐待。陈敬道倒不是不知道他打不过对方。只是不敢接战的事儿,如果传到夫子耳朵里去的话。怕是夫子有失颜面,回头得罚陈敬道了。

    陈敬道在场中的样子倒是气质脱俗。给魏幼象一直胜券在握的错觉。。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打起来。。。对面小道士完全就不是在打擂,而是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