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意欲何为(2/2)

   陈敬道回头看向父亲:“人生一世,见朋友生死不能援手。世人苦难,也视若不见。只为自己而活,真的好难。父亲,您这一生可敢结交知己。能与之把酒言欢,生死相托?终日劈柴,扫地真的是您想要的人生嘛?”

    长风起,云遮日。陈敬道发髻前没扎好的几缕头发和道袍咧咧作响。飞鸟不敢越,虫声不敢鸣。

    “寿不过三十,这话传到了你这辈,犹如过耳清风。可你知道吗,这是陈家多少先人为之恐惧惶惶不安刺入骨肉之血剑。见日光初跃云海,一日三餐,听道、劳作,这一份宁静,是多少辈先人的期盼。”老陈看着陈敬道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陈敬道罢了罢手,背朝老陈一边走一边说:“说不过你。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老陈右手握拳,气势滚滚如长江水到湍游。这力量,足可以摧毁陈敬道眼前的一切。老陈盯着陈敬道的背影说道:“敬道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陈敬道感受到了这海啸般的压力,但他并没有回头:“踏世间不公义。与好友生死相托。斩心魔,活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若寿不过三十!”

    “便不过三十!”

    压力如海潮退去。老陈放开的拳头。看着陈敬道的背影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敬道走向届试会场。不再如往日一般傻笑装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