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(1/3)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上, 林衡就带着商行露去医院做检查。

    之前复查的时候也确认过了,商行露的身体恢复得很好。

    因为大脑受过损伤, 医生不敢打包票商行露的记忆能百分百恢复。

    如今恢复成这样, 已经算是极其幸运的了。

    商行露在医院里待了两天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 她再看林衡, 竟然觉得哪里哪里都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没想起来的时候, 她还能把一切黑锅甩到书里的林太太头上。

    如今书里的林太太不再背锅, 现在记忆证明,如此之zuo的人, 就是她本人……

    商行露不禁以双手捂脸, 说:“哀家今日便上山闭关念经, 以洗刷这两年作的孽……”

    林衡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这不中不西,不今不古的……

    林衡面无表情:“说人话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嘤嘤嘤, 万分委屈地说:“我就是在医院这两天, 古代言情看多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林衡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回家。

    商行露在家修整了没两天,立刻投身到工作中去。

    她检查花了两天, 修整又花了两天, 算来算去,大半个星期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买下张博士的专利后,碧辰研发组的同事们没日没夜加班, 争取让该技术更快更好地融入到碧辰的产品中,从而更快更好地投入到实际生产中去,进而更早地为公司取得利益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加班,而她一个人在休假。

    商行露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没有目标的咸鱼露, 她心里上过意不去,于是这些日子,都在碧辰里忙活。

    闲暇时间,她好好理了一下之前的记忆。

    商行露其实并没有受到很大冲击。

    不论是林衡、商星宇、她姐妹们,还是她父母,前后差异并不大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他们,所以她也还是她。

    前后并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只是难得抽出休息的时间,商行露单独约了沈望出来吃饭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们分手以来,第一次单独吃饭。

    商行露觉得,她失忆没失忆,想没想起来,最在意的那个人不是姐妹,也不是她父母,而是沈望。

    至于说林衡……他好像更希望她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也是,闹离婚那会简直是他们的黑历史。

    以前那个商行露要是失踪了,恐怕最难受的不是别人,正是沈望。

    她虽然和沈望早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可学生时代的情谊,即使男女朋友的关系终止,它也依然驻留在两人心中,无关暧昧,也无关情爱,只是这段时光对他们来说意义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纯粹的善意。

    我希望你好。

    即使我们不在一起,即使我们形同陌路,可我依然希望你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商行露想起来的事情,除了林衡,暂时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她这会主动告诉沈望,并把以前的一些事情,给了结了。

    沈望收到商行露的邀约,本来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他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商行露有意撮合他和殷瑶。

    一开始沈望很抗拒,现在……好像不那么抗拒了。

    沈望最清楚商行露的为人。

    她不会和前男友牵扯不清,更不会一边撮合他和殷瑶,一边再吃回头草。

    沈望在赴约的路上,很好奇商行露到底有什么要和他说的。

    ……不会是给殷瑶办生日party的事吧?

    未免也太麻烦了一点吧!

    他们选了一家喝茶吃点心的茶室,有包间。

    碰面的时候还没有什么,方一入座,点了茶,商行露抬头看着沈望。

    明明她一句话没有,只一双眼睛,清澈透亮,不似之前的天真,倒透出几分大彻大悟智慧来。

    沈望顿时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彻大悟的智慧,就Louise???我恐怕是脑子被驴踢了吧!

    沈望赶紧喝了一口白茶。

    润了润嗓子,沈望问:“你找我什么事?有话快说。”

    俨然是急躁脾气。

    商行露也不疾不徐,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竟然开口第一句话,不是孩子气的怼人。

    商行露开门见山地说:“旺财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旺财……!”沈望的声音陡然下坠,他双眼大睁,不可置信,“你想起来了?!!!”

    商行露点头,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望:“你真的想起来了???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嗯,真的。”

    狂喜涌上心头,旋即如潮水一般褪去,抚平沙滩上的各种痕迹。沈望心中顿时空落落一片,不喜不悲,只是有淡淡的遗憾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又有什么用呢。

    两年前商行露还记得一切的时候,就选择了嫁给林衡。
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