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(1/3)

    整个求婚, 既没有单膝跪下,也没有烛光晚餐, 连最常见的套路都没有, 就更不要提其他有新意的求婚方式了。

    可商行露莫名觉得……心里熨帖。

    他们平稳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, 没有谁比谁低一等的概念, 两人是完全平等。

    他们所面对的, 不是情侣的浪漫, 而是确确实实放在眼前的婚姻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婚姻。

    虽然做功课里的那些求婚方式全部没有用上,她只是在晚饭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, 林衡也只是在她提了以后, 平静地拿出戒指求婚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份平常、平淡、平静, 给予商行露不一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心里忽然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颗钻戒。

    这还是上次结婚的时候用的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离婚的时候,商行露找机会把它还给林衡了。

    当时还把林衡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没想到林衡还留着。

    其实商行露挺喜欢这枚戒指的, 不得不说林衡实在了解她, 挑戒指的款式完全长在她的审美上。

    以林衡的实力,订婚戒指买个十几克拉的鸽子蛋, 完全没问题, 这次求婚再买个新的,也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商行露并不喜欢鸽子蛋。

    太大了,在手上仿佛一颗灯泡, 反正她看不出美感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枚,是一颗六克拉左右的钻石切割成公主方的形状,设计并没有什么出挑的位置,只是最大程度突出钻石的透亮纯净。咋一看, 不起眼,不过越看越能感受到它的典雅来。

    商行露思考反求婚的这几天,她还在想林衡是不是准备了新的戒指。

    当时她心里还有些不舒服,讲真她有点恋旧,而且订婚戒指在商行露的眼中,本来从头到尾就只该有一只,换了就有换老公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当然这些想法,她还没有和林衡说。

    婚都还没想好怎么求呢,戒指是不是有点想太多?

    而林衡的想法和她一样。

    这份默契让商行露心里更甜了,惊讶惊喜等表情在她的脸上慢慢散去,她的表情僵了一会,然后开始……嘿嘿嘿傻乐。

    真的就是傻乐。

    这感觉比她失忆的时候,以为自己离婚有几个亿的天外横财还开心。

    她“嗯”了一下,表示同意了。这会商行露已经失去了说话了机能,她又傻笑着点了好几下头,然后伸手去够那枚戒指。

    啪地。

    手背被人轻轻打了一下。

    商行露惊诧抬头,“你打我的手干什么?告诉你你别后悔哦,这戒指就是我的,我已经同意结婚了,你后悔是没有用的,口头合约也算合约的!”

    林衡这会,是真的又好气,又好笑。

    Louise这么情愿地嫁给他,当然让他开心。

    只是吧……

    林衡拿出戒指,说:“哪有自己戴上的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噢对哦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伸手,伸的时候难得地带上一点小女儿的娇羞,眸子微弯,眼里水光潋滟。

    林衡笑意加深。

    他终于站了起来,然后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林衡执起商行露的手,郑重地将戒指推上商行露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戴好了。

    吻轻轻落下。

    果然这双手上,要戴着这个戒指才完整。

    林衡说:“……然后我可以亲吻我的新娘了吗?”

    商行露笑出声,把他的脸推开,“你这跳了好多步骤啊林总!”

    此时商行露又想到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摆正脸色,颇为严肃。

    “对了,林衡,我想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又有什么阻碍他复婚的事?

    林衡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,商行露说:“我们终于从违法的边缘收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商行露思维太跳跃,林衡一时间没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商行露感慨地说:“等领了证以后,我们就不是非法同居啦!这可不是从违法的边缘收手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林衡分外淡定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说:“那我就告诉警察们,我一直不想违法的,都是某人强迫我的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???”

    你就是这样卖妻的林总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婚简单直接,不代表结婚能简单直接,相反这才是复杂又麻烦的部分。

    林衡首先约商父商母吃饭。

    林先生非常想要名分,所以征求父母意见很重要。

    几个人在商家吃饭,席间林衡郑重地提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两人为什么要离婚,商父商母虽然不知道全部原因,但他们知道部分原因——他们家女儿闹的。

    作天作地要离婚,失忆了之后好不容易消停了一阵,谁知道还惦记着离婚这事。

    商父商母这一辈的人,思想难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