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(1/2)

    商行露仔仔细细把林衡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白衬衣, 西装裤,着装简单, 并未看出四肢残缺, 或者受过重创的样子。

    林琰驴我!!!

    商行露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林琰说你受伤啦!”于是狡猾露立刻拉挡箭牌, “他没说是大伤还是小伤, 来的路上又一脸严肃还要我做好心理准备什么的, 我才以为……说来说去都是林琰的错!”

    她侧身, 正准备把某位不正经堂哥拽过来顶锅,哪知道他脚下抹油, 早就溜了。

    商行露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今天的露露也是一只机智的露露。

    商行露淡定自若转移话题, “伤哪里了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着, 一边进房间,在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林衡伸出食指, 说: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小心翼翼地捧住他的手,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,翻了又翻, 愣是没看出来哪里手上了。

    “呃, 林总,你是不是给错手了?”商行露问。

    林衡却说:“没有,就是这只手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哪里呀?”

    林衡指了指指腹处一道浅的不能再浅用纸都能划出来的划痕, “这儿,昨晚划了一道小口,连消毒都不用,今天已经愈合了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来时路上以为可能会变成寡妇的露, 怒瞪“作精”林总。

    林衡觉得自己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,林琰只是为了调动你的情绪,免得你今天早上演崩盘了而已。”林衡解释到。

    商行露一把把他的手扔掉。

    “过分!我还以为我真的要成寡妇了呢!”说着,小拳拳就要捶林衡胸口。

    人家一般妹子可能就是娇羞地小拳拳捶一下,表示娇羞,商行露这一拳,可是经过课时费高昂的私教调教过的,拳头下去虽然不会死,但肯定不好受。

    然而商行露很生气,计划是计划,能拿林衡的生命安全开玩笑么?要是以前没经历过那次车祸还好说,正是因为经历过,商行露才知道林茂森下手多么狠辣。

    现在她是渐渐地好起来了,也不怕黑了,可这不代表心理阴影完全没有了,所以一说林衡出事,商行露才老觉得自己快成寡妇了。

    她气呼呼地瞪林衡,房间里的光线不算很明亮,林衡轮廓在亚洲人的面孔中算深的,此刻他的脸半明半灭,镜片后的黑眸深邃有神,微勾的唇角对于任何女性来说,都展现出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颜狗商行露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她坚定信念,小拳头又摇了摇!

    然后再次看向林衡的脸……

    她发现林衡正很认真的看着她,一副任她处置的模样。

    商行露的拳头挥了两下,眉头皱得死死的,内心天人交战,最后“嗷呜”一声,恨恨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她把额头抵在林衡的胸膛,然后说:“下次有计划前不说清楚,绝不原谅你,就算是林琰的锅也不原谅你!”

    林衡安抚地抚摸她顺滑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不疾不徐地说:“我们只猜到林茂森要动手,没想到他这么快,当时如果不是我赶着回去见你,换了车,可能今天住在ICU的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商行露连忙捂住他的嘴,一个其实并不封建迷信的告知分子,现在却说,“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林衡心里蓦地柔软了。

    然后闷骚骚到不行的林总一口含住了商行露的手指,以异常低沉诱人的嗓音说:“除了手指,其实还有个位置肿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商行露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你以为我今年三岁吗?!

    “你给我正经点!”商行露红着脸,一把抽了手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商行露当天晚上没在那里过夜,后来匆匆回去了,第二天继续演技精湛地扮演即将成为寡妇的坚强女子。

    媒体采访,她一律称林衡生病,在家修养,但绝没有进ICU。

    可配上她那张眼圈通红、泫然欲泣的脸,谁都认为她是在说假话,只为稳定M&E的股价。

    事实上,林茂森也做足了“功课”,从医院、目击者、NYPD三个角度证明林衡已经在ICU里住着,并且暗示,他现在全靠呼吸机,那条命神仙都救不回来了!

    M&E的股价持续下跌,林茂森估算着商行露那边活动资金已经不足,现在正想办法卖不动产。

    林茂森已然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他让人给商行露递出消息,有意收购她手上克莱门斯的股票。

    商行露佯装抵抗,死不肯点头,因为按照林茂森那边的估算,她也就这两天的事。

    并且商行露戏还很足。

    她最近只要遇到和林茂森相关的戏都很足,因为一想想他马上要被打脸,商行露就要爽翻啦!!!

    商行露故意在放出消息的人面前失声痛哭,大喊:“林衡我对不起你!”,然后又“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