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番外二(1/3)

    最近“猪”的店里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A大美食节, 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插曲, 美食节结束之后,一切又重新步入正规。

    山哥的菜虽然被糟蹋了一部分, 但还好他开的地位置很分散, 依旧有幸存的菜地。他把能救的菜给救回来, 损失还在可控范围内, 抑郁了一会儿,在寥寥云安慰下又恢复了蹦蹦跳跳的生机。

    偷菜的人最后也赔钱了, 虽然可能是以“非自愿”的形式。但大魔考虑得非常周到,连滞纳金和利息也算了进去,还包括菜品出售可以获得的利润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群公平讲求正义的妖。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转眼入冬,寥寥云云山上的猪圈出现了一点异常。尤其是最近两天,波动特别明显,她觉得可能会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虽然餐饮店对她很重要, 但是山上的猪对她来说也很重要。实在不放心交给其他人看管, 她决定亲自留在山上查看状况。大魔也建议她, 留在云山静观其变比较好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话,她就不能去店里营业了。“猪”得关门两天。

    鱼叔得知此事,非常激动, 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漫长鱼生中有过的最大的机遇, 绝对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跑在寥寥云的面前手舞足蹈, 声嘶力竭地恳求她不要关店,交给自己负责。

    他信誓旦旦,且十分精分, 一会儿卖惨一会儿热血,没过两个小时,连店里的新菜单都给拟好了。就差给寥寥云立军令状,说自己绝对可以看管好“猪”,做到有她没她一个样!

    寥寥云哂笑。

    鱼叔做事永远三分钟热度,之前还说要用火锅店取代她的主店面,结果每天供应完必须的食材,就不想干活了。这话也再没说过。

    他的野心就跟鱼嘴里的泡泡一样,时不时冒出来一个,但是见了空气就破碎了。根本就是骗人der!

    还开店?梦里呢?

    天真的鱼叔需要一点社会的磨砺,于是寥寥善良地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寥寥云立即在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条消息,告知这一次代班的店主安排。

    因为将会由鱼叔主厨,这是本店有史以来第一次——会不会是唯一一次暂时还不知道——不供应猪肉销售的营业。

    网友一片哗然,并开始帮忙扩散。

    “猪”店里的鱼肉比猪肉要便宜很多,但是点火锅必须点猪肉,直接就是三百多起步。烧烤人实在太多,根本排不到队伍。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各种平时吃不起,或必须绑着裤腰带才能吃得到的食客,全都聚集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经历实在太难得,拍个照片存着,以后都是排面啊!

    看着评论区的激烈场面,鱼叔知道自己现在备受瞩目。只是限于还没有正式上位,不敢在寥寥云面前直白炫耀,只有眼神变得勾人了一点。

    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,他早早做好了准备。提前一天给几百条鱼做了排毒养颜。这一通无休的加班完毕,他已经有点萎靡,整个人好像要干枯了一样。可是想到自己似锦的未来,又撑了下去。

    早上正式开业,无数客人在门前排队等待,鱼叔看得心中满是豪情。

    将来这也是他江山的一部分了。

    随后客人进来,开始点单。

    最早过来的一批客人没什么要求,被寥寥云的服务方式培养成习惯了,基本鱼叔提供什么他们就吃什么。这样和平地过了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过了早饭高峰期之后,吃饭的人群节奏开始放缓。还会互相坐着聊聊天,刷刷手机,逗逗鱼。

    鱼叔以为危机已经过去了,没想到这才是悲剧的开始。

    对于客人来说,现在不急着赶时间,可以慢慢享受。可对于鱼叔——店里唯一的正规厨师来说,要负责一整个店铺的菜单,还是有点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他把做好的菜品摆到就近长桌上,让道士帮忙端过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客户捧着一碗热乎乎的酸鱼面回来道:“厨师,我点的是变态辣啊!老板都知道我喜欢变态辣,可这都没放辣椒。”

    鱼叔说:“我只是代班老板,这个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那客人反应过来,抱歉道:“好吧,那麻烦你给我加两勺辣酱。”

    鱼叔弯下腰,开始寻找辣酱瓶。随手在就近的柜子口,拿了一瓶应该是的辣酱出来。

    客人一看,马上就说:“不是这一瓶啊,我要的是变态辣的辣酱。每次老板给我拿的,都是一个红瓶子。”

    鱼叔翻了会儿,又翻出一个红瓶子的辣酱。

    结果那客人急道:“也不是这个玫红色的瓶子,是革命红!那种鲜红的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鱼叔觉得这个客人是要逼着自己干革命还差不多,吃个辣酱而已,哪有那么多区别?!

    鱼叔认真说:“我觉得吃清淡一点,能对身体好。我们‘猪’一向是为客户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变态辣变态辣!我就是为了这里的变态辣才每天过来的。你们这里的辣是又辣又香,吃不到我心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